當前位置:首頁 > 案例解讀 >

三一集團:不轉型必死無疑,傳統制造企業怎樣破繭重生

公布时间:2019-09-25 17:51:20 來源:中國軟件網 作者:趙晨希
[摘要]傳統制造業數字化轉型,是行業發展的肯定趨勢。
傳統制造業數字化轉型,是行業發展的肯定趨勢。

过去,传统制造业赶上人力成本低、技术有限、资源稀缺、政策支持等有利条件,飞速进展。进入21世纪,雲計算、物联网、大数据、AI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技术不停革新行业治理模式。过去传统制造的模式红利褪去,盈利水平停滞,创新能力不足,导致增长模式难以为继。

在這樣的行業配景下,傳統制造業數字化轉型至關重要,轉型乐成,企業可以再立潮頭,轉型不成,則將被數字經濟時代所抛棄。我國傳統制造業面臨諸多問題,好比,人力、運營成本的增加,效率低下,巨頭開始脫實向虛,利潤瓶頸明顯。

另一方面,就像三一集團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兼集團首席信息官潘睿剛所說的那樣,即便占有行業優勢的傳統企業,在技術變化周期與新經濟的浪潮中,立于不敗之地,也需要變化和創新。所以,數字化轉型對于傳統企業,既是行業發展的外部因素倒逼所致,又是企業內部創新的導向所致,是兩個方面原因綜合促成的結果。

三一集團爲作爲數字化經濟中非常優秀的轉型案例,很早就開啓了數字化轉型之路,抓住了傳統行業洗牌的節點。三一集團通過數字化轉型梳理了企業內部複雜的流程,可以做到快速響應外界變化,又進行了自我“革新”,顛覆式的創新。

舊三一“變革”:數字化轉型只有開始

三一集團創始于1989年,在進行數字化轉型之前,就已是國內最大、全球第五的工程機械制造商。目前,三一集團擁有近五萬名員工,年産值超過800億元的民營企業,國內建設有上海、北京、沈陽、昆山、長沙五大産業基地。

全球擁有21個海外子公司,業務覆蓋達到150個國家,産品出口到110多個國家和地區,三次“國家科技進步獎”得主,兩次榮獲“國家技術發明獎”。三一集團作爲國內領先的機械智能倉庫,擁有9000平方米占地面積,16000倉庫容量,數條生産線。

三一集團有亞洲最大的智能制造車間,物料准時配送率超過95%,質檢電子化率達到100%,運營成本降低100%。在服務方面,ECC全球企業利用中心,鏈接客戶與企業“最後一公裏”。物聯網方面,雲端數據、智能治理、故障預測,可以做到售後無憂。

這是數字化轉型之後,給三一集團帶來的蛻變。而在2015年以前,三一集團卻面臨著內外界嚴峻的考驗。從外界來看,全球經濟衰退與産能過剩、人口紅利消逝的影響不容忽視,低端制造受到來自周邊地域的沖擊,高端制造受到發達國家的激烈競爭。

從內因來看,傳統制造行業的商業模式在新的時代下發生了變化。傳統粗放式的經營模式,複雜的流程治理、系統集成給業務創新之路,帶來阻礙。所以,從2015年起,三一集團就開始由內及外地進行“智能化”改造。

具體來看,從內部,三一集團首先耗時一年的時間,建設了CRM客戶關系治理系統,涉及三一集團三大事業部是業務、代理商、營銷服務的全體員工。其次,三一集團根據機械行業的特别性,建設了産銷存一體化解決方案。最後,三一集團還啓動了一些物聯網等在內的創新項目。

CRM客戶關系治理系統上線以後,三一集團可以治理全球業務單元、營銷、以及後市場服務,在客戶需求、適應外界環境的響應速度上,可以迅速作出反應。産銷存一體化解決方案完成152個流程梳理優化、68項制度修訂、23套系統集成、22個KPI考核梳理,形成以ERP爲核心的綜合業務平台。

以往,傳統的産銷存計劃數據都是人爲操作,在操作過程中有誤差、失誤,且標准不統一。差异平台計劃、系統、財務等信息沒有买通,壁壘很深,工作效率難以獲得很大的提升。根據三一集團的數據顯示,産銷存一體化解決方案上線之後,三一集團從2016年80億人民幣,到2018年增長了數倍。

其中,重機業務效率提升10倍以上,變更完成率、及時率均90%以上,計劃准確率提升66.36%,存貨周轉率提升33%,産品交付周期提升11.41%,重機業務沒有人員增加的情況下,年産量和毛利獲得100%提升……

2018年之後,數字化轉型的概念又隨著技術的叠代、發展進入了新時期。那麽,進行數字化轉型的企業一側,也應該順應市場,做一些叠代。好比,AI人工智能、低代碼開發、雲原生技術,中台等新趨勢,悄然間深刻地改變著企業數字化轉型的進程。新的配景下,三一集團選擇了雲原生技術。

“重構”新三一:怎樣選擇技術與廠商

2017年底起,云原生技术从市场边缘逐渐进展为行业通用技术,市场使用量增加了200%。Kubernetes、Kubeflow、以及包罗谷歌、微软、IBM、阿里巴巴、腾讯、百度等在内的国内外科技巨头极力推崇,让云原生技术成为雲計算行业的潮水。

三一集團原有的GSP屬于單體架構,系統超過10年,代碼臃腫複雜,很難擴展;性能不穩定,界面不友好;最慢的訪問速度達到39秒,嚴重影響業務效率;下載處理54.8萬訂單需要3個小時以上。況且三一集團原有的技術團隊只有幾十人,在短期內很難升級原有平台。

所以,三一集團堅定地站在了雲原生技術的隊伍中,對自身的平台進行了重構、重塑。從開放式産品、服務、數據三個方面的能力,進行場景化、高頻變化、個性化定制。重構平台意味著,三一集團在産業鏈方面獲得融合,擁有中長期的發展潛力。

最初進行數字化轉型時,三一集團選擇了IBM、SAP這類擁有豐富數字化轉型經驗的跨國公司。因爲,數字化轉型不僅僅是IT技術,更是治理咨詢項目。服務企業一側,對垂直行業的了解水平,解決方案與企業實際情況的匹配水平,更爲重要。

IBM除了提供雲平台服務、IT解決方案,更爲重要的是提供行業咨詢服務、認知型解決方案。在産品預研、項目治理、生産流程、項目終結等方面,IBM有較深積累。在制造、交通、旅遊等垂直領域,也有科技融合的豐富經驗。

因而,數字化經驗欠缺的企業,在數字化轉型之初,選擇國際化的IT經驗豐富的廠商,有著特此外考量,也最容易、最快速的在業務治理、財務治理、業務流程等方面與國際接軌,有利于海外市場的擴張、發展。

就像華爲任正非在90年代業務遇到瓶頸之後,曾斥資40億元向IBM學習治理知識的故事。IBM爲華爲全面診斷了業務症結所在,也爲華爲重塑了業務治理流程,帶來了當時較爲先進的企業治理文化,爲後期華爲快速的發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无论是三一集团、华为,还是国内其它企业,在当时国内IT行业、雲計算行业刚刚起步的情况下,选择了IBM等企业。随着近几年,国内IT行业的飞速进展。阿里巴巴、腾讯、华为等雲計算厂商、用友、金蝶等软件厂商的崛起,国内外数字化解決方案的差距在减小。甚至,在某些方面,国内解決方案提供商凌驾了国外巨头,更能因地制宜地为国内企业提供数字化转型服务。

三一集團在雲原生技術上,則接纳了用友的解決方案。2015年CNCF認爲,雲原生系統需要包罗三大屬性:容器化封裝、自動化治理和面向微服務架構。2018年CNCF認爲,雲原生技術有利于各個組織在公有雲、私有雲、混合雲等新型動態環境中,構建、運行可彈性擴展的應用。

基于此,用友雲原生設計理念,面向分布式、配置、韌性、性能、交付、彈性、自動化、診斷、安全性九個方面進行設計。爲技術中台賦能,構建了業務爲核心的高可用體系。日常場景包罗:高管大額度的合同審批,及時報錯;員工深夜打卡,機器正常運作;月底財務彙總,可以順利出報表;用戶服務器異常,主鏈路基礎服務保證可用……

以上,是用友雲原生技術下,給數字化轉型的企業日常業務帶來的最爲直觀的變化。此外,用友iuap平台具有四大優勢,功能比較全、企業特性足、行業積累多、用友雲實踐積累較多。穩健、柔性、先進的平台,可以提升産業鏈核心企業的地位等優點。

總結

企業進行數字化轉型是一個複雜的曆程,涉及業務、技術繁多,可能需要多家廠商們同時提供解決方案。從三一集團數字化轉型前後的數據對比可以看出,正是良好的數字化轉型開端,讓三一集團嘗到了數字化轉型的“甜頭”,堅定了數字化轉型的決心,不斷叠代新技術。

目前,傳統行業數字化轉型已經進入“深水區”,數字化轉型最大的突破口、潛力最大的領域也在于傳統行業。盡管數字化轉型也存在不少問題,諸如,數據孤島、網絡安全,數據流量處理等問題,但不轉型的傳統企業肯定是死路一條。

【返回首頁】